踏血寻梅:香港 16 岁少女王嘉梅被碎尸案

发布时间:2022-06-21 00:03:54 来源:火狐全站官网 作者:火狐全站入口


  几年前,在一趟长途旅行的绿皮车上,我看了《踏血寻梅》这部电影。这部电影改编自香港的线 岁少女王嘉梅碎尸案。

  陈旧的车厢内气味有些复杂,已经摇晃了 8 小时的火车让人感到一种无从排解的厌烦感。我随着电影,渐渐沉入一种绝望的氛围。这趟旅途也因为这部电影,让我无法忘记。

  看完《踏血寻梅》后,我搜索了关于这个案件的资料,经过艺术化加工的电影,远没有真实案件令人震撼。饰演王嘉梅的春夏因为电影成为金像奖影后,而真实的王嘉梅,被陌生人杀死在香港,尸体散落各处,再也回不去湖南老家,生命永远定格在 16 岁(嘉梅 1991 年出生,2008 年时周岁 16 岁,有一些报道使用了其虚岁 17 岁)。此案还因为凶手将王嘉梅的尸块混入市场肉档中,一度令香港市民陷入恐慌。

  (文中货币的计量单位为港元;香港报道均未打码,此文中照片沿用;一些粤语表述翻译为普通线 岁少女王嘉梅已经失踪第三天了,家人遍寻不着,终于报警。

  王嘉梅并不是本地港人,她原籍湖南郴州。1991 年王嘉梅出生,3 年后,父母离婚,母亲嫁给香港人陈先生。2000 年,母亲带着姐姐阿平先来到香港,王嘉梅则先被放在东莞寄宿。2005 年,她终于被母亲接到香港,与母亲、64 岁的继父和 19 岁半的姐姐阿平一起,住在大埔太和邨居和楼,这是香港政府为低收入者提供的一种公屋。继父的经济条件确实不佳,母亲需要靠拾荒为生。

  除了学习,王嘉梅一直在谋求收入。来港后,她曾在炸鸡店兼职。2007 年,嘉梅报读了一项模特课程,她跟家人说自己兼职模特助理,每个月有两三万元收入。但不久,嘉梅就辞工了,姐姐说,没有看到她把收入带回家,也不知道她是否有被骗钱。

  爱漂亮的王嘉梅喜欢化妆和漂亮衣服,她家里有不少 10 厘米高跟鞋,两姐妹经常分享衣服鞋子,还一起报读了化妆课,每周去上课 3 次。姐姐注意到,嘉梅有不少校外的朋友,虽然不知道是男是女,但「年龄都比她大,由 20 多岁到 50 岁都有,晚上好多电话找她,她有时亦会在外过夜,说与朋友玩乐。」嘉梅还跟家里人说,自己已经交了男朋友,只是从来没带回去见家人。

  母亲和姐姐并不知道,此时的王嘉梅在 New-3Lunch 论坛(香港一个网上成人讨论区,提供聊天、体育、赌博、灵异、风月等综合成人信息)上注册了名叫 KIMI 的账号,上传性感照片,在嫖妓讨论区留言进行,并且有两个 MSN 账户,用来招揽客人。她标价每晚 1500-2600 元。

  2008 年 4 月 24 日,有客人留言评价了 KIMI,说她「十分瘦小,好可爱……已看了身份证,保证够年纪了……不过这样子不像……」在讨论区,有一个头像酷似嘉梅的少女以 KIMI 为名开帖,说「我是 KIMI,第一次做,这个月要还五万块钱给人家」,也因此,后续有报道指出,嘉梅之所以进行,是因为模特课程,欠下外债。在一个星期内,有超过 500 人在这个帖子中留言,其中有人声称,已经根据其他客人的评价找 KIMI 做过性交易。也有报道称,嘉梅之前只接过 3 个客人。

  4 月 27 日,王嘉梅失踪了。当天,香港青年谢彦德接到朋友丁启泰打来的令他毛骨悚然的 3 个电话,说自己杀死并分尸了一个女孩。

  」24 岁的丁启泰是家中的长子,和嘉梅一样,他也是 16 岁开始出社会工作。加载中...

  读到中学一年级时,丁启泰就辍学了。他说:「我自问不是读书的材料,又贪玩。整天朝家里大把大把地要钱去玩,他们都不给,所以我不想读书,想快点出来做事,我喜欢自给自足的这种感觉。」

  2005 年,丁启泰和表弟一起在工地做过冷气工程学徒,他的老同事说,他当时比后来还要胖,很爱吹嘘和炫耀,整天都想着不劳而获,经常去大陆吃喝嫖,还吸毒,钱常常不够用。有时候,丁启泰连吃饭的钱都要跟同事借,总想走旁门左道捞快钱。他曾向财务公司借钱,第一次就借了六万,但很快就因为他邀请工友到大陆寻欢花光,他又向财务公司借钱,前后一共借出二十万元,曾遭登门讨债,需要搬家躲避。

  丁启泰还贩卖过走私烟,后来在深水埗开商店卖毛绒公仔,每月有两万元左右的收入。虽然收入尚可,但他的日子过得却不宽裕,他每月要花费一万元以上在不良嗜好上,饮酒、嗑药、嫖妓,他样样不落。丁自称,他曾吸毒吸到作呕、流鼻血和飚冷汗。但他享受那种亢奋的感觉。

  其实,丁启泰在内地有一个女友,但他闲时仍经常浏览网站,四处招嫖。他说,男人就像偷腥的猫,很难抗拒那种诱惑。

  4 月 27 日凌晨,丁启泰和十年老友谢彦德等去尖沙咀金龙会玩乐,期间,丁服用了,还吸食了 K 粉。早上八九点,终于散场,丁离开前又吃了一颗。

  丁启泰在事后声称,他和王嘉梅大概在中午 12 点左右见面,吃过午饭后,就回到丁租住的套房发生关系。两人吸食 K 粉后,状态亢奋。

  丁启泰事后说自己「又怕又乱」,5-10 分钟的惊惶过后,他自称自己「愚蠢的」决定分尸。他花了 6 个小时肢解王嘉梅。为了防止马桶堵塞,他将嘉梅逐一切成小块,一点点扔到马桶冲掉。其他比较大块的骨头,丁启泰处理后混进市场里的猪骨中。

  在给谢彦德打出的 3 个电话里,丁启泰说,这个女孩子跟他讲,说自己好想死,他还详细描述了自己分尸的感受。事后,在庭上他承认碎尸「变态」及「恐怖」,但当时,他自称只想「尽快搞定那具尸体。」

  朋友阿明在当天下午 12 点、2 点和晚上 7 点也 3 次电话联系了丁启泰,向他购买走私烟。阿明说,「他当时超级清醒,对答如流!」而 7 点时,正是丁在肢解嘉梅的时候。

  分尸完成后,大约晚上 10 点左右。丁启泰开始处理无法被马桶冲走的部分。

  丁带着嘉梅的头颅乘坐巴士到九龙城码头,将头颅扔进大海,然后搭乘的士回家。事后警方不解他为何乘坐巴士去,却乘坐的士回,他才吐露自己是为了躲避警方路障。

  除了头颅外,其他大块的带骨头的尸块被他分两次潜入石硖尾街巿的猪肉档,倒入装猪骨的竹箩。

  杀人后的第二天,丁启泰就又约了另一个 15 岁的未成年少女上门,花费一千多元,在他前一天与王交易的床上发生了关系。

  丁对自己翌日就有心情招妓的询问如此回复,「我不断回想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为什么那个女人会死?搞到每晚都睡不着。我害怕我再继续想下去,我会变得神经兮兮的!所以我要像什么都没发生的时候那样生活,让自己不要再乱想。」

  他确实如常生活着。杀人后的十日内,他卖走私烟、嫖妓、饮酒、吸毒,很快花完了从王嘉梅钱包里拿走的三千多元。

  丁启泰杀人后唯一的反常,可能是给谢彦德打出的 3 个电话。他一时问他:「信不信我杀了人?」一时又说「跟你说笑的!」谢彦德一次在丁面前「按了 3 个电话键」,丁马上喝问他是否要报警。

  深受困扰的谢彦德在一周后看到了一则失踪少女的新闻,报道中提到的失踪少女的特征、失踪事件和地点,都和丁跟他说的颇为相似。谢终于下定决心报警。加载中...

  据丁上庭时称,被捕后到警局时,警员告诉他,他们已经拘捕谢彦德,如果丁不认罪,就会「拉朋友下水」,他不希望「搞到朋友」,这才承认杀人,但也只承认是吸毒后「失去意识误杀」。

  丁启泰认罪后,重案组探员在凶案一带的下水道等中搜寻,找到人体组织和碎块。最终,警方将在污水渠捞到的八件人体组织交还给她的家人。后又有飞虎队蛙人在九龙城码头打捞王嘉梅的头颅等,但并无所获。

  虽然案发前已经退学,但嘉梅去世后,不少知道消息的同学和网友都上网留言对她表示哀悼。她的同学 tungtung 这样写道:「今天都找了社工聊天,才好多了,有点难过到说不出话,后来才渐渐好一点。」

  另一位叫做 shumwing 的同学则写道:「嘉梅,很想念你啊……如果要我放弃朋友……我宁愿要你……因为我爱你这一位朋友。」还有其他同学说,学校也有老师因为嘉梅的惨案不开心。小小的嘉梅,还是在冰冷的都市,留下了一些温热的痕迹。

  案发后,嘉梅的母亲和姐姐阿平始终不愿相信嘉梅在做。母亲其实已经与继父签字离婚,本打算和两个女儿搬出去住,对姐姐说过「要挣钱养妈妈」的嘉梅,已经做不到了。

  时隔一年后,姐姐接受采访时,消瘦不少,做完成呈堂证供后,她曾在庭外蹲着痛哭「我已经承受了很大压力……很辛苦……」 因为怕妹妹的事情影响到生活,她已经改名。母亲一直不愿相信嘉梅已经离开,还在等她回来,事发后一年左右时才搬离原本的住所,继父也已经离世。

  丁启泰的父亲则在案发后陷入了困惑,他想不明白为何「连蟑螂都不会踩死」的儿子为何杀人,他说,「阿泰虽然脾气差一点,但本性纯良,我不相信他会变得没人性!」 「他小的时候不让人杀小昆虫,他连蟑螂都说不好踩死了,我不相信他会变成现在这样!我总是想,(杀人)会不会是别人做的?我很无奈,很迷惑。」

  在丁 5 月被捕后,丁父因为要兼顾货车司机工作,又在庭外奔波,还要去牢房探望儿子,导致糖尿病和高血压恶化,在 8 月离世。丁没有见到父亲最后一面,只是在押解下到灵堂奔丧。

  丁启泰接受采访说,他相信有报应,他最亲的人离世就是对他的报应。他也做好了坐一辈子牢的心理准备,他在庭上看到王嘉梅的姐姐,想到对方失去妹妹,心里很不好受,要记者跟嘉梅的家人说一声对不起。

  丁启泰最初被捕后,并没有直接交代分尸情节,而是说自己把王嘉梅的尸体用手推车推到九龙城码头弃尸。因为该路线会经过漆咸道行车隧道,警方质疑他如何能徒步走过,他被问出破绽,才交代「我当时是拎着那个死者的头!」继而交代了分尸一事及坐公车去丢弃头颅等细节。

  有犯罪心理学家认为,丁的犯罪过程冷静缜密,堪比臭名昭著的香港雨夜屠夫林过云。丁在得知这种说法后,犹豫了一下说:「我觉得我不如林过云恐怖,他拿人的内脏收藏。不过我觉得自己很可耻。」丁确实不是林过云那样的变态连环杀手,但冷静程度确实不遑多让。香港城市大学的犯罪学课程主任黄成荣说,大部分杀人犯都会因为紧张和害怕,在犯罪的第一现场方圆 100 米内处理尸体,这一般也是警方重点搜索的范围。但丁以非常漫长的时间,一点一点将人肉削下,可谓极度没人性,也极度理智。而且很多人都是在自己家或后花园藏尸,迟早都会被发现,丁将头颅、骨头、人肉分开处理的做法,也明显比他们「更有智慧」。

  丁启泰的几个朋友,在事后说起他时,也都使用了「聪明」这个形容词。其中一位说,丁聪明又有口才,如果肯走正道,一定能成为一个好推销员。

  但同时,认识他的人也都不约而同的提到丁的冲动。好友谢彦德提到,虽然没有看过丁真的在吸毒后做出太冲动的行为,但他「容易发脾气」,喜欢讲粗口发泄,还喜欢独处,比较内向。其他前同事也说他虽然有时比较古怪,但大家也只是笑他变态,喜欢吹牛,没人当真。

  丁在被捕后,一再指出,自己分尸的决定很「愚蠢」,也不认同警察说他抛尸计划周密。

  我理解中,丁自称的愚蠢,是指他的冲动。因为冲动,他或许一时意气用事,杀死嘉梅;因为冲动,他分尸了嘉梅,不得不花费 6 小时做这件事;也因为冲动,他难以按捺,将自己的所作所为告诉了朋友。他连打 3 个电话倾诉,听事后的描述,他的话也并不是一些杀手炫耀性的讲述,过程明显也算不上「快乐犯罪」。

  和一些偏执类型的犯罪人相比,他也没有合理化自己的罪行。只是坚称自己是吸毒过量,过失杀人,而不是谋杀。若不是警察问出他话中漏洞,他被迫交代分尸,他坚称杀人时因吸毒而失去意识,或许还可信几分。

  丁启泰杀人的可能性一,是他所说是真,他确实因为药物而意识昏乱,激情杀人,事后完全不记得过程。但我认为这很难解释分尸,尤其是撕掉脸皮细节。

  更大的可能性,是他杀人的原因如此令他难以面对,即使伏法后,他仍然不想说出。因为不承认谋杀,就无需说明动机。在案发时隔一年后的采访中,他依然坚称是过失杀人,还问记者是否相信他。

  后来有知情人说,丁外表肥胖丑陋,还把的少女当女友看待(这里不确定是否特指王嘉梅),城大教授黄成荣说,对欢场女子过分投入,但被对方的话刺中了外貌等缺点,导致他在盛怒下杀人,是很有可能的。

  我倾向于相信这个知情者的说法。据丁交代,他因不想看到王嘉梅的脸,所以剥落她的脸皮,但有无数轻松方法可以回避看到嘉梅的脸,比如先用布把头颅包起来等等,断不会特地去剥落脸皮。这全然违背一般人的行事规则,而且带有很强的仇恨和发泄意味。不想看见对方的脸带有强烈的象征性,说明他极度厌恶对方。

  而且另有报道称,丁自述在嘉梅死时仍然「眼碌碌(眼珠还能转)」,又与丁说他恢复意识才发现嘉梅已经死去的说法矛盾,可能,这又是冲动之下脱口而出的实话。

  丁的人生中,近距离目睹了两次死亡。5 岁时母亲在他面前因为车祸离世。24 岁时,他亲手结束了另一个生命。

  丁启泰杀死王嘉梅,是一个空虚的失控的灵魂,吞噬了另一个无助的弱小的灵魂。他到底是不想看到对方的脸,还是不想面对对方眼中的自己?

  虽然丁启泰被捕,但这个案件,依然是某种意义上的悬案。丁是不是失去意识后作案,如果不是,到底因何而起了杀心,可能只有他自己知道了。

  由王嘉梅案改编的电影《踏血寻梅》于 2015 年 4 月 6 日在香港上映。获得第 52 届台湾电影金马奖 9 项提名 ,第 35 届香港电影金像奖 7 项奖项。

  可能灵感来自于丁启泰跟谢彦德打电话提到的那句,这个女孩跟他说自己好想死,故事被改编成孤独的少女王佳梅(原型王嘉梅)遇到自卑的货车司机丁子聪(原型丁启泰)后,二人颇为投契。

上一篇:实拍香港街头超大的卤墨鱼肉质足足有3公分厚咬一口超弹牙 下一篇:北京的拼音(北京大写拼音)